网站首页 > 野史悬疑 > 文章列表
历史周期律注册
  • 红卫兵领袖李东民口述:我是毛主席最喜欢的红卫兵领袖(2)
  • 发布日期:2019-06-12

  实际上古希腊悲剧的出现,已经预示着人类曾经拥有的完整性的丧失。无论是被缚的普罗米修斯,抑或是被命运放逐的俄狄浦斯王,都强调被命运或者生活所束缚的人。即便有着更大抗争,实际上某种定数是不可逃避的。唯有直面肉体的短暂性和存在的悲剧性,才可能获得生命的本质意义。

  众所周知,决定一个考生最终成绩的是笔试和面试综合成绩的结果,在现实的同岗位考生中,考生的笔试成绩几乎很难全部相同,这也就决定了每个考生在面试中的起跑线是不一样的。抛开笔试成绩妄谈面试成绩对考生来说是不负责任的。讨论公务员面试分数的高低,一是要结合本人的笔试成绩,找准自己的定位,看看自己属于守擂还是攻擂;二是结合自己的岗位,在自己的面试圈内比较高低。

红卫兵领袖李东民口述:我是毛主席最喜欢的红卫兵领袖(2)

    我写了一份《教育革命呼吁书》,这份呼吁书就成了斗争的导火索。 文章写好之后,同学们凑了钢板、铁笔、蜡纸,可是没有油印机没法印,我们没有别的想法就是想用学校的油印机,而工作组就是不让。 晚上在同学家里,我就随手翻了一个大家都不看的东西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》,一翻,正好翻到第三章第87条,公民有出版的自由,并且国家应给予支持,并给予物质上的便利。

第二天,我们就拿着《宪法》和工作组再去要油印机。

最后对工作组说:你们不同意我也要印,你们必须支持我们的!工作组很生气,也没有办法,吓唬我说那你们就印去吧!但是责任你们自己负。

当然是我们自己负责,我回答。     工作组坐镇,把我打成反革命    这次冲突之后,工作组就开始用特务的办法对付我们,一方面是抓《呼吁书》的尾巴,一方面叫人盯梢,记下我们说了什么、甚至偷听我们的电话。 到了6月16日,工作组突然发难,攻击我们是反革命。

又过了一天,工作组召开了全校斗争大会,当时叫辩论会,学校几千人,斗4个学生,被斗的一个是团总支书记,两个班的团支部书记,还有我,是班主席。     早晨起来就开会,工作组坐镇,用他们收集的材料攻击我们,不让我们吃午饭,一直斗到太阳下山,晚上我们吃一点饭,又继续开会,一直到第二天早晨快上课了才散。

这场辩论会,还没有动手打人,但是有些学生向我们扔石头子,工作组故作文明地说:不许破坏学校秩序,其实我们知道,这都是工作组安排的。

    团总支书记就低着脑袋不说话,另一个学生斗着斗着就哭了。

而我这个人脖子硬,他们攻击我们的造谣言论,我就据理反驳,始终没有低头。

    我建立了北京市最大的红卫兵组织    1966年7月29日,毛主席在人民大会堂接见了各校师生代表。

江青说了革命不要保姆,工作组滚回去!第二天,工作组被赶走了。 工作组走了之后,25中的红卫兵当权派还是那些干部子弟,他们跟风提出英雄儿好汉,利用血统论,急于争夺学生中的领导权。 而反对血统论,我是比较早的。 9月16日,我召集了几十个学校的红卫兵,组织了毛泽东思想红卫兵首都兵团,正式打出旗号。

    国庆节前,我到东北串联,直到11月回到北京。 那时北京就很乱了,我们毛泽东思想红卫兵首都兵团提出反对工作组,反对血统论。 一个叫秦希昌的同学,不遗余力地一个学校一个学校的跑,他以毛泽东思想红卫兵首都兵团的名义刻了公章,成立了北京18区县的联络站,建立了一个有效的联络系统。 我们就成了全北京市最大的组织。 2。

历史周期律下载
  • 历史周期律首页
  • 历史周期律IOS
  • 历史周期律安卓